发表于

国内用户对MOOC的认识误区

MOOC就是大学公开课

MOOC起源于大学公开课,但MOOC不等于大学公开课,而且我认为大学课堂的教法不适合职场大众,课程设计不侧重技能,不考虑趣味性,不能算MOOC中的上等货。

国内很多人找在线课程光冲着大学公开课去,是一个大大的误区,MOOC的强大在与区别于传统课堂教育的课程设计,MOOC闪光的地方是兴趣教育,技能教育。比如无人机摄影这种本身,再给现在的大学10年,恐怕能纳入课纲的大学也寥寥无几,真要纳入,又有几所学校能找到这方面专业的老师?学校要开这种课,恐怕只能找一些业余的工科懂摄影的二流角色,去上几堂选修课。但在社会上,无人机摄影可以成为一项高价值高回报的技能。

社会发展越快,大学就越显得落后,不是大学不能与时俱进,而是大学课程要掉头,要费太多周折,而社会上有本事的人,自己花时间把自己的经验和技艺录成课程放到MOOC平台上卖,成本小得多不说,还能随时保持更新,基本和职业需求保持同步,非传统大学教育所能比。

而如果学生还思维定势,明明更先进的知识和技能摆在面前,却因为迷信大学教育而忽略,就是浪费。现在的在线课程涵盖,质量、数量、效率已经远远超过大学课堂所能提供的,我个人实在想不出任何识字、有文化水平的人,从获得知识和技能的角度,还有上大学的必要(找男女朋友除外),很多人有了基础教育,大可以直接转入自学,我可以肯定,用同样本课大学思念的时间,能学到多得多的东西,成本要低得多得多。

 

哈佛,MIT这个梗

过外此等名校开发课程的时间最早,国内的小孩觉得捡到捡到宝,追课像追星,非某某学校不可,又都虎头蛇尾,一开始觉得哈佛,MIT这么牛逼的学校的课程,自己可以一分钱不花,点点鼠标就能学,自己很“赚”,但终于发现教授的水平要么在镜头里没有充分提现,要么是自己高估了自己智商,事实是很可能两边都高估。

国外名校博爱的初衷,在我眼里越来越像一种营销,这些大牌底子厚,反正课程得上,录个视频花不了多少力气,风气一起来,其他学校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“营销机会”,纷纷跟进。当然,这只是我一家之言。

网上确实有用了这些课程走向人生巅峰的奇才儿童,但大多数人很普通,MIT较早开放的一门算法导论课,有多少孩子自己上完了的?那个课程我用过,当然能学到东西,但是否非MIT不可,那可未必,Scheme或者C++是否是对所有人都最合适的教算法的语言,那更是大大的未必。我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,不如给我们上Python,至于社么“Lisp”这种平行宇宙里的东西,我看还是算了吧,您那。我不是要酸,因为我用过Lisp,我只想实事求是。

牌子大的学校自然有吸引力,课程含金量通常会高一点,我没有理由否认,但问题是,哈佛,MIT的课,他们教授的教法,是不是对你胃口,是不是适合你当时的状态,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教学前提。MOOC出世到现在,孩子们已经不再需要受局限,聪明的不再需要跟着傻瓜吃大锅饭,傻瓜也不需要吃尖子生的灰尘,大家都有了选择,我觉得MIT的那门牛逼课自己确实消受不起,可以找胡同口的阿三用北京英语讲的排序算法,我还学得踏实些,没有负罪感,至少不用自怨自艾,阿三水平不能和MIT教授比,但对我来说,阿三讲的一样好,阿三的课对我最好。

条条大路通罗马,MOOC就是那条条大路,互联网上各种阿三自己做了课程出来买,思路侧重各不相同,为了挣到你的钱,大多数都很卖力,比大学教授卖力,这些人不自觉地进行着各种微创新,有的用工具,有的用文案,有的用视频风格,他们比MIT的大学教授更懂得定位的艺术,他们中一定有能教你东西的人。

我只想说,不要觉得你上了哈佛的MIT的课,你就是哈佛MIT的人了,门儿都没有。

 

幸福课,公正课,娱乐课

我认为MOOC对社会的最大价值应该是给人机会获得硬技能,而不是把人培养成满腹理想的思想家。我认为奔着“软实力”去想从别人那里获得“Inspiration”的学习者,其实都是懒惰的人。做网页,把人拍美,修汽车,写电子乐的曲子,卖东西,做出让人掏钱的PPT,剪裁出漂亮花边的窗帘,等等等等,在我眼里都是诚实可靠的硬技能从,MOOC的意义是教这些。

MOOC的意义:不是教人什么是幸福,你的幸福好还是我的幸福好,什么是公正,公正是否显而易见,你看呀又是一个多么难解的道德悖论 … 这种东西让我不自觉联想到群交的场面,好不有声色。什么幸福课,公正课,两性平等课,脑科学,AI的人类学意义 … 听起来高大上,在我看来就是MOOC的滥用,我已经痛恨灌输很多年了,这种东西就是不知不觉的灌输,我知道很多觉得自己对人类有使命感的孩子一定义正言辞地怼我 —— 这是这类人的强项。

我的立场很简单,TED这样的平台里常见的“我对这个扯淡的世界有个解法”的那种二十分钟“启发”,让我十分窝火,多少孩子都在追求那种“启发”。

“启发”有什么用,不都是狗屁吗?你只不过需要一种让你负罪感更少地浪费时间的方式而已,或者你觉得自己是可以和某个重要的东西接轨,接轨以后你自己也变得重要了。

互联网上那些自带崇高使命的东西,我觉得很可疑,不应该吗?那毕竟是互联网啊。像我这种简单明了的人,怎么会被“你是用手里的操纵杆杀1人还是杀100人”这种导致便秘的问题面前踌躇呢,“我会先把你干掉” —— 那将是我的回答。

你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可以那么无聊吗,因为有太多人觉得自己重要。

 

免费

我只想说免费真的会限制人的想象力。

我开始理解世界是从花300美金买爱情网站高水平制作的小电影开始的,演员卖力不说,制作水平真有水准;我理解世界是从考虑“我怎么把我的本事”心安理得得地卖出去开始的。我们认认真真看一眼钱这个东西,背后真是意蕴无限,它可以代表女人的青春,男人的梦想,它是动物世界与人类世界的区别。我现在看人很不同,那些敢伸手向我要钱,想与我交易的,不会是坏人,那些告诉我我是天生幸运儿的人,都是赌场地下室的魔鬼。

交易里有正义,交易即道德,相信免费午餐的人,既不那么正义,也并不那么道德,对别人的价值装作看不见的人,大概也看不见自己的价值。

从钱的角度看人,人和人的区别很简单,就是他们在什么东西上花钱,世界观、人生观,价值观全在里面了。

你有兴趣接受我数落,可以读为什么我不推荐免费公开课

 

如果你真想从MOOC受益:不要迷信,重视技能,投资自己。你会发现:这个世界已如此不同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